我们采访了多位低龄考上清北的学生发现了他们的一个共同点

2022年9月14日 by 没有评论

“理科654分就上了清华。该学生是竞赛金牌选手,获得了清华强基计划破格申请资格。”

“16岁高二男生被中科大少创班录取,是一名物理竞赛生,在高一时,就拿到了省一等奖。”

“15岁初三学生被北大录取。该生初二就进入到了学校的“学生特长发展中心”学习物理竞赛,目前竞赛取得的成绩是“拿了省赛一等奖,差一点进省队。”

“全省只招了4人!川大也有“少年班”。其中一名同学,初中先是参加了CSP(CCF计算机软件非专业级别能力认证),获得了全国二等奖,高一年级又去参加了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NOIP),获得了国家级一奖”

以上,都是成都商报教育发布近期报道的一些优秀成都考生的故事。看多了这样的故事,各位家长是否有一种错觉:怎么到处都是这样的学生?

事实上,正如文章所说,这些学生是“全省唯一”“全省仅4人”。换句话说,这些优秀考生是几十万分之一,一定程度上,是“幸存者偏差”。

不过,稍微仔细阅读这些考生的故事,就不难发现一个共同点:在他们被北大清华等顶级名校录取的过程中,“学科竞赛”的身影可谓无处不在。

先看一组硬核数据。今年4月教育部阳光高考信息公开平台发布显示,2022年,全国共有1913名学生获得保送或推荐保送资格:全国外国语学校推荐保送生1653人,国际五项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国家集训队员全国共260人。

其中,四川获得保送和推荐保送资格的学生共95名,包含外国语学校推荐保送生78名,国际五项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国家集训队员17名。四川这17名国际五项学科奥林匹克竞赛国家集训队员中,10人来自成都七中,3人来自成都外国语学校,还有4人分别来自四川省成都市石室中学、成都市锦江区嘉祥外国语高级中学、四川省绵阳中学、德阳天立学校。

而与此对应的是,2022年,四川省高考报名人数有77万人左右,其中参加全国统一高考的考生有57.56万人,理科生参加高考人数约29万人。换句话说,获得保送资格的这些学生,单科排名保底都是29万名考生中的前几名(化学竞赛共计6人获得保送),甚至是57.56万名考中的第一名(数学、物理仅1人获得保送)!

由此可见,理论上,学科竞赛只有尖子生、有兴趣的考生才适合,而且数量是非常小的,跟普通学校、普通学生压根儿没关系。

可现实却不是如此。据不完全统计,早在2018年,全国报名参加五项学科竞赛市级初赛的考生数量,已经到达了近200万人次!虽然这200万人次里有高一高二高三甚至少量初中生,还有大量弃考的学生,也有同时报名多个竞赛科目的学生,但就算摒除所有误差,认认真真参考的学生,也是好几十万!要知道,2018年高考报名人数还不到1000万,根据这个比例,“天才”似乎随处可见。

问题来了,这几十万考生都是发自内心,出于对学科的热爱,想学习这些晦涩难懂的东西吗?未必。但是,看到自己梦想高校的各种降分信息,优等生们不可能不心动,而学科竞赛正是离梦想最近的一条路。

我们统计了几十所有强基计划招收资格的高校,发现这些高校对强基计划破格资格的认定,几乎所有强基计划的高校,都接受数学、物理、化学全国赛的银牌及以上。北大、清华今年还有一个变动,增加了审核环节,考生审核通过才能获得强基计划破格资格。

“学科竞赛的本质,面对的是对基础学科感兴趣的,有一定基础和天赋的,今后愿意从事相关科研的学生。但是,很多时候,家长和考生都简单把学科竞赛看成了考取名牌大学的途径,背离了学科竞赛的初衷。”有二十多年竞赛经验,成都外国语学校物理竞赛教练熊安国带过很多竞赛学生,他表示,他每年都会给新生和家长强调学科竞赛的核心,以免因为错误认知而带来学习上的麻烦和痛苦。

从全省几万人报名初赛,到最后的国决,应该说,每年都有竞赛学生或意志不坚定、或缺乏专业教练指导、或本身天赋不足,不仅竞赛成绩没搞出来,甚至影响了高考复习,影响高考应有的成绩,得不偿失。

熊安国教练以成外物理竞赛路径为例,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竞赛需要的“过五关斩六将”。

首先,成外有一个新生夏令营。不是每个学生都有机会参加夏令营,进入夏令营的依据还是中考成绩,人数大概前100名。学校教练会对夏令营成员进行宣讲,学生再根据自己的实际选择不同的学科,不同学科竞赛教练对报名的学生进行考察(例如,物理学科不仅会考察物理,还会考察数学),最终确定可以初步进入学校竞赛队的学生名单。

进入学校竞赛队的学生,会进行集中编班。之后就是艰苦地学习。熊教练以物理学科为例,学生在高一的时候,要掌握高中物理+大学普通物理,高二继续加深大学普通物理的学习,以及高数的学习。学习的时间,日常是每周五晚和周六白天。

对普通的学生来说,平时学习,周末复习。但是对竞赛的学生来说,他们要在极短的时间完成其他学科的学习,然后将大量周末时间用来冲击竞赛。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大的前提,就是竞赛的学生必须是学有余力。如果其他学科都有欠缺,是没有条件参加竞赛的。当然,在这两年当中,学生发现不适应竞赛是有退出机制的,而事实上也是,最初如果有大概40人通过初选进入学校集训队,到高二的时候往往只剩个位数了。

物理学科竞赛预赛一般是在每年9月第一周周末,由每个学校自行组织,之后根据一定比例参加复赛。参加全省复赛的人数大概有一千人,全国统一时间开考。

以2021年为例,四川全省前87名学生获一等奖,前20名进入省集训队(各省学科竞赛水平不一,比例有一定出入)。

最后,各省队再参加全国赛,全国赛前50名进入国家集训队。不过,随着竞赛人数的增加,全国赛人数在去年扩容了。2021年第物理竞赛决赛参赛人数为480人(2020年为365人),和数学一样扩容100人,最后物理国决的金牌数为144人、银牌168人、铜牌168人,前50名进入国家集训队。国家集训队成员保送北大清华,全国赛的金牌银牌可以获得北大清华的强基计划破格申请资格,也就是前文我们提到过的理科654分被清华录取。国家集训队的成员,还需要参加大约为期3个月的集训。国家集训队的前5名再代表中国参加国际赛,6到13名组队参加亚洲物理竞赛。

观察这个过程可以发现,想要获得省一等奖,单科成绩要在全省前87名。成都七中今年中考5+2区域调档线分,也只有部分学生有机会进入夏令营。从现实情况来说,要在全省获一等奖,基本要求是要赢过中考654分以上的学生群体。因为全省目前中考不是统一考试,无法横向比较难度,在考赢成都七中学生的同时,还要考赢绵阳中学等老牌名校的学生。这里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学科竞赛作为一项学科竞技比赛,肯定也有偶然因素,不仅是知识积累,也有临场发挥,甚至包括了体力的比拼。

再来简单说说赛题难度。还以物理为例,竞赛题目通常是大学普通物理的深题、难题,要求竞赛生精通大学物理、高等数学、线性代数、四大力学等知识板块。这些知识有多难呢?这么说吧,普通的大学物理系学生都未必能完成。

这还不够。千里马有了,还必须有伯乐。熊教练说,要求学生掌握大学乃至研究生阶段的知识,对竞赛教练的要求只会更高,因为这些知识主要都是竞赛教练来教。当然,学校也会邀请一些大学的相关学科老师(教授)偶尔到学校给学生上课,但毕竟不是常态。因此,竞赛教练跟竞赛苗子一样,都是稀缺资源,全省每个学科的优秀教练也就那么几位。

此外,学校还必须要能够提供竞赛的支持和强烈的意志,否则竞赛教学和工作也是无法开展的。

优质的生源+顶尖的教练+学校的强力支持,竞赛出成绩才可能是常态,而不是偶然。

“想用竞赛冲名校,首先要看学生是否适合,有没有这个天赋”。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五龙山校区校长李俊培养过四川省文科第一名这样的优质生源,也面对过资质普通的学生。在他看来,竞赛的学生,其实很早就表现出了一定的天赋,并且有经验的教练会很快判断出来。

为什么天赋要单独被强调?理由很简单,扎实的学科基础加上勤奋、努力等,在赛事中拿到省二等奖、省三等奖并非遥不可及,但想要拿下省一等奖、国奖甚至越往后走,则拼的就是天赋了。举个简单例子,如果中考成绩都不突出,还搞什么竞赛?竞赛的学生不仅在该学科有天赋,学习能力更是突出,所以,一般不存在某一科特别突出、其他学科学得一般甚至学不动的情况。

李俊校长的观点,跟成都七中、成外等学校选择竞赛生的要求是一致的,竞赛生首先是学有余力。哪怕最后竞赛没有出成绩,退回普通高考,即使不能裸分考取北大清华等名校,但依然能够考取相当高分,普通985大学是没有问题的。

“没有偏科的天才”,这是熊安国教练反复强调的一句话,真正有资质的竞赛生的学习能力,可以保证他们在其他学科的学习不至于平平无奇。

值得注意的是,“竞赛也不一定‘善终’。”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唐贻发曾经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唐贻发在中学时代也参加过全国数学联赛,有过一些体验。他有时会在国科大的课堂上组织学生围绕一些问题分组“对抗”,但重在交流合作。

在他看来,“竞争有利于激发思维创造活力,但大规模竞赛和为此进行的持续性训练未必是件很好的事情,很多情况下带有功利性。而天天刷题出好成绩,会使得学生在其他方面有所缺失;还有些学生解题很厉害,但科研能力和创新能力表现不佳”。这样的学生即使短期内在竞赛上取得成绩,但未来的路并不一定顺利。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