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首届职业本科毕业生迎来的就业“开门红”让试点院校在高考招生中成为“香饽饽”

2022年8月19日 by 没有评论

以前招不满,今年名额不够用。首届毕业生迎来的就业“开门红”,让试点院校在高考招生中成为“香饽饽”——

近日,家住抚顺的崔乃夫收到了辽宁理工职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将就读该校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孩子从小动手能力强,职业本科既注重理论学习,又培养一技之长,了解到这种新办学模式后,我们都觉得正合适。”崔乃夫的母亲对记者讲道。

2019年1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至今已分批设立32所试点校,辽宁理工职业大学就是其中之一。

三年来,凭借着独具特色的办学定位,试点院校蹚出了一条发展新路:今年毕业季,首届“专升本”毕业生去向多元,备受用人单位青睐;刚刚结束的高考录取中,各校生源质量稳中有升,社会认可度进一步打开……既叫好又叫座,职业本科春天已至。

纪程是辽宁理工职业大学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不同于崔乃夫的满怀期待,高考失利的他曾对职业本科心怀抵触:“作为辽宁第一所职业本科院校,学校当年是首次招生。被录取之后很忐忑,不知道社会是否认可这个学位,也担心学不到真本事。”

经过两年的学习之后,他的疑虑慢慢打消,“不仅课程含金量高,还有机会参加全国性技能大赛,通过校企合作提前了解岗位要求”。现在的他对未来信心满满,并已确立求职目标,希望能在跨境电商领域有所作为。

纪程的经历是职业本科热起来的一个缩影。在高考招录中,公众对职业本科的态度也正在发生变化。据辽宁理工职业大学招生办主任崔莉芳回忆,在第一年的招生咨询中,考生和家长充满质疑:“职业本科与普通本科区别在哪”“能否拿到学位证”“是否影响考研考公”……而现在,大家开始关注“如何选专业”“未来的就业方向”“学校的硬件设施”……

“随着新职业教育法落地,加之首届毕业生走出校园,职业本科的社会认可度大幅提升。”西安汽车职业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贺备战告诉记者,前两年,学校在个别省份的报考状况不太理想,而今年不仅招生计划全部完成,很多地区甚至要求增加名额。

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练飞向记者表示,2022年该校共有23个本科专业招生,共招收本科生5147名,生源质量稳中有升。

“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在今年的省内高考招生中,物理类录取线分,历史类超出本科省控线分,与部分普通本科不分伯仲。今年也是南工首次获批本科招生计划出省,涉及18个省份816个出省计划均一次完成,录取线均超出各省本科省控线数十分。”练飞介绍,作为首家公办职业本科学校,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已构建起较为完善的本科职教体系:通过面向高中毕业生的普通高考、面向中职毕业生的职教高考、面向高职毕业生的普通专转本和五年一贯制专转本考试,以四种渠道招收三类生源。

“本科阶段的学习,让我从维修工走向工程师。”贺娜是西安汽车职业大学的本科应届生,现于比亚迪汽车从事模具设计。在贺娜看来,读本科是一场奇妙的探索:“专科学习中,只需了解汽车的结构,学会拆装、组装,而本科教学注重探究背后的原理,让我从知其然进阶到知其所以然。”不仅如此,在学校组织的实习中,她见识到大企业的风范,并通过努力成功跻身其中。

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电气工程学院的毕业生谈佳豪,对学校的实训课程记忆深刻,“例如自动控制实训,学校请来南京康尼公司的资深工程师,详细讲解一条PLC的生产、检测线,并带领大家分组进行编程设计,还有不少实训课程由企业项目直接改造而来,让我们大开眼界”。

结合生产实际,依托丰富的学习资源,谈佳豪在校期间共获批6项国家实用新型专利。在2021年秋招中,他先后收到10多家行业领军企业的工作邀约,最后选择入职无锡信捷电气有限公司,担任自动化集成视觉工程师,月薪达到9000元。

信捷电气今年从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招聘了8名本科生。人力资源主管刘卓文对他们印象深刻:“职业本科生比专科生理论基础扎实,比普通本科生动手能力强,完美契合了岗位需求,有几位同学的综合能力不逊于同期的重点大学毕业生。”

刘卓文透露,他们所在的岗位既要对接客户的工艺需求,又要与研发人员协同联动,有利于快速提升技术能力,“根据个人素质,未来发展路径多元,既可以成为项目经理,也可以转向算法研发、技术销售”。

北京师范大学国家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和震认为,职业本科教育的适时出现,既满足了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的需要,也回应了人民群众对高质量就业和教育的需求。

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职业本科教育招生4.14万人,在校生人数已达12.93万人。根据《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

“升本不忘‘本’,升格不变‘质’。”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党委书记吴学敏表示,职业本科教育不是普通本科教育的翻版,也不是高职专科的延长版,首先要坚持职业教育办学方向不动摇,确保本科专业遵循职业教育办学规律、人才培养定位和基本培养路径。

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潘海生认为,要完善职业本科保障体系。一方面,加大设施设备投入,提升办学硬件条件,吸引企业联合建设实习实训基地、协同创新中心;另一方面,强化教师科研创新能力培养,引导其主动承担“立地式”研发任务,着力破解企业技术难题,将新成果转化为教学项目,不断以科研反哺教学。

着眼于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的更好衔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政策研究院副教授杨小敏建议,国家应根据区域发展战略,强化职业本科院校发展的顶层设计,比如加大在“双一流”建设上的倾斜性支持,避免高校建设的盲目性和同质化等;地方政府也要立足长远,结合本地优势产业,对标企业需求,将职业本科院校的建设纳入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进行规划,在专业设置、师资队伍等方面加大经费投入和政策保障,培养一批高水平技能人才,为产业结构升级提供支撑。

原标题:《关注 首届职业本科毕业生迎来的就业“开门红”,让试点院校在高考招生中成为“香饽饽”》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